普世的人都伏在神的审判之下(罗三19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29日

  接待你拜候欢然奔路网站,耶稣爱你!请为我们的事工代祷,愿万能的天主赐福你与你的亲人!

  您此刻的位置:创世纪第十九章查经材料来历:欢然奔路作者:黄迦勒义务编纂:hgyuer 颁发时间:2009-10-29 09:16点击:次创世记第十九章壹、内容纲要【罗得免与所多玛城同灭】一、罗得欢迎二天使(1~3节)二、险遭所多玛人杀戮(4~11节)三、女婿们不信毁城之言(12~14节)四、天使拉罗得一家四口逃生(15~22节)五、所多玛蛾摩拉二城被毁,罗得老婆因回头变盐柱(23~28节)六、罗得与二女在山上得子(29~38节)贰、逐节详解【创十九1】「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;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,看见他们,就起来驱逐,脸伏于地下拜,」〔吕振中译〕「晚上时候,那两个天使来到所多玛:罗得正在所多玛城门口坐着。罗得一看见,就起来驱逐他们,面伏于地下拜;」﹝原文字义﹞「所多玛」焚烧,锁炼。﹝布景注释﹞古时中东一带处所的「城门口」是一个公开的处所,好像市集,人们在那里处置财物买卖和诉讼案件(得四1)。罗得坐在城门口,很可能他在所多玛城成了一个怀孕分、有地位的人(参9节)。﹝辞意注释﹞「坐在所多玛的城门口,」暗示他去世界里得着了相当的地位(参9节)。「看见他们,就起来驱逐,脸伏于地下拜,」他具有信徒谦虚、欢迎客旅的美德。留意,本节与创十八1的描述是较着的对比:1.一个是发生在晚上,一个是发生在白日正热的时候;2.罗得坐在「城门口」,而亚伯拉罕则坐在『帐棚门口』。﹝灵意注释﹞「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,」所多玛豫表罪恶的世界;本章记述所多玛城中的恶事,是发生在『晚上』,豫表这罪恶的世界是属于黑夜的(帖前五5)。「罗得,」豫表失败的信徒,因被世界的荣华所吸引,住在罪恶的世界里(创十三10~13)。﹝话中之光﹞当主再来的时候,但愿我们不致于被主发觉「正坐在险恶世界的门口」。【创十九2】「说:『我主啊,请你们抵家丁家里洗洗脚,住一夜,朝晨起来再走。』他们说:『不!我们要在街上留宿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说:『我主,请转抵家丁家里来留宿,洗洗脚,朝晨起来再走路。』他们说:『不,我们要在广场上留宿。』」﹝辞意注释﹞「住一夜,」『同住』是最好的交通;你要认识一小我,最好与他同住一段时间。「街上,」次要城门附近的一片宽阔地,可译『广场』;天使们的回覆,大要是在试验罗得的诚意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用爱心欢迎客旅的,不知不觉就欢迎了天使(来十三2)。(二)信徒的糊口为人若何,世人和天使都在旁观(林前四9);我们若沉溺堕落于罪恶的情况中,虽然存心良善,仍得不到十分的恭敬。【创十九3】「罗得切切地请他们,他们这才进去,到他屋里。罗得为他们准备筵席,烤无酵饼,他们就吃了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得死力地逼着他们,他们才回身,来到他家里。罗得给他们办筵席,烤无酵饼;他们就吃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无酵饼,」可在短时间内烤好的圆形薄饼。﹝灵意注释﹞「无酵饼,」豫表纯洁、诚笃的基督,是信徒的属灵食物(林前五6~8)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祈祷若不恒切,可能会得到了得承诺的机遇。(二)在这四围满了罪恶的世界里,信徒该当只用诚笃真正的无酵饼──藉享用基督,过无罪的糊口。【创十九4】「他们还没有躺下,所多玛城里遍地的人,连老带少,都来围住那房子,」〔吕振中译〕「他们方才要躺下睡觉的时候,那城里的人,所多玛人,从年青的到大哥的,从每一个角落来的人,竟把罗得的房子团团围住了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所多玛城里遍地的人,连老带少,都来...」这话表白全城都充满了罪恶(约八7~9)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罪恶具有无与伦比的传染性,凡在险恶的情况中糊口的人,很少人可以或许「同流」而不「合污」。(二)在暗中势力底下的人,结伴公开犯罪作恶,不知耻辱。【创十九5】「呼叫罗得说:『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?把他们带出来,任我们所为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大师都呼叫罗得说:『今天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?叫他们出来,我们要和他们同房。』」﹝辞意注释﹞「任我们所为,」按原文可译为『我们要与之发生关系』;所多玛人沉沦男色,乃是神要扑灭此城的缘由之一(利十八22,29)。英文的『同性恋行为』(sodomy)一字即由『所多玛』(Sodom)转来的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暗中中的人,他们既然不尊崇神(不虔),因而就会作出各种加害别人(不义)的事来(罗一18,28)。(二)为称己欲而加害于人,把本人的欢愉建筑在别人的疾苦上,这是罪上加罪。【创十九6】「罗得出来,把门关上,到世人那里,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得出来,随手把门关上,来到世人面前;」【创十九7】「说:『众弟兄,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说:『弟兄们,请别作坏事。」﹝灵意注释﹞第六、七两节,罗得把天使关在门内,本人出去接触世人,这是一幅寄意丹青:罗得代表一班怀有错误观念的信徒,他们曲解了使徒保罗的话,认为基督徒只需持守心灵的纯正,尽能够置身在罪恶的情况中,整天与罪报酬伍,以至和罪人称兄道弟──向着甚么样的人,就何为么样的人,或者能够藉此得着他们 (林前九20~22)──成果反而害了本人。【创十九8】「我有两个女儿,仍是童贞,容我领出来,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;只是这两小我既然到我寒舍,不要向他们做甚么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看哪,我有两个女儿,是没有亲近过汉子的;容我叫她们出来见你们;你们看怎样好、就怎样作:只是这两小我呢,他们是到我寒舍来的,你们可不要向他们作什么。』」﹝布景注释﹞「只是这两小我既然到我寒舍...」前人待客之道,认为仆人在任何环境下,都该庇护客人。﹝辞意注释﹞从本节可看出所多玛人的罪,是属于险恶的罪。﹝灵意注释﹞罗得不吝牺牲本人女儿的贞洁,他这个建议很是不合理,圣经记实于此,应有属灵的意图。罗得的「女儿」或系代表他所认识的『线);故此处或指罗得为了息事宁人,不吝牺牲谬误准绳,情愿在谬误上有所让步,以求与罪恶世界取得妥协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很多信徒在罪恶的情况中,日夜遭到罪人思惟的熏陶,不知不觉就会把道德的程度降低,获咎了神却无良心不安的感受。(二)信徒该当对峙谬误准绳,万万不成托言为要得着世人,而在谬误上让步,或以至出卖了谬误(譬如不敢讲某些圣经谬误,或以至去世人面前公开否决一些圣经记录的现实)。(三)有些基督教集体,为了吸引年轻人,就在传教大会上采用抢手音乐等等世界的时髦作法,成果所得着的人很少有真正生命的改变。【创十九9】「世人说:『退去吧!』又说:『这小我来寄居,还想要作官哪!此刻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。』世人就向前拥堵罗得,要打破房门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当下就有人说:『走开走开!』又有人说:『这一小我来寄居,还要作官哪!』『此刻我们要害你、比害他们还厉害呢。』世人就死力向着罗得一小我挤去,迫近前往,要打破房门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此刻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,」所多玛人不只是在上害人,也要用杀人放火来害人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身处罪恶的情况,往往措辞没有份量,不单不克不及被人尊重,有时反而会自取其辱。(二)信徒若整天与罪报酬伍,小心本人心房的门,要被他们所打破!【创十九10】「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,将罗得拉进屋去,把门关上,」〔吕振中译〕「那两小我就伸出手来,将罗得拉进屋去,到本人身边,随即把门关上。」【创十九11】「而且使门外的人,无论老小,眼都昏倒;他们摸来摸去,总寻不着房门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他们又击打了房门口的人,使他们无论大小都眼目昏眩,致使找到累死也找不着房门。」﹝灵意注释﹞这两节又是一幅寄意丹青,表白信徒所以得蒙保守,乃因有别人的代祷(创十八章),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协助(腓一19)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该当留意保守本人的心门(箴四23),万万不成让罪人、罪事侵入心房里面。(二)凡不要神、犯罪作恶的人,是活在暗中中,心眼昏花,寻不着合理人生的道路。【创十九12】「二人对罗得说:『你这里还有甚么人吗?无论是女婿是儿女,和这城中一切属你的人,你都要将他们从这处所带出去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二人对罗得说:『你这里还有什么人没有?无论是女婿、是儿女,或是这城里所有属你的人,你都要从这处所带出去。」﹝话中之光﹞(一)神的救恩乃是以家为单元──不是单单解救我们小我,乃是要解救我们全家和一切属我们的人(徒十六17)。(二)信徒该当尽可能将一切属于我们的人,从世界里「带出去」。(三)率领人获救是一件事,率领人从世界里出去又是另一件事。【创十九13】「我们要扑灭这处所;由于城内罪恶的声音在耶和华面前甚大,耶和华差我们来,要扑灭这处所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我们要扑灭这处所,由于在永久主面前那攻击他们的喧嚷声很大;永久主差遣了我们来扑灭它。』」app平台设计﹝话中之光﹞公义的神,不会对人的罪恶不闻不问;常人所行的恶,城市达到神的耳中(雅五4),到了祂所定的时候,需要显出祂公义的审讯(罗二5)。【创十九14】「罗得就出去,告诉娶了(或译:将要娶)他女儿的女婿们说:『你们起来分开这处所,由于耶和华要扑灭这城。』他女婿们却认为他说的是戏言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得就出来,告诉那将要娶他女儿的女婿们说:『你们起来,逃出这地;由于永久次要扑灭这城。』但他却被女婿们看为戏说笑话的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他女婿们却认为他说的是戏言,」这显明罗得泛泛措辞不小心,糊口没有见证,致使连亲人也思疑他的警世之言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常日的行事为人,该当与基督的福音相等(腓一27);不然单凭口头传福音,是很难叫别人信服的。(二)信徒常日就要留意我们的言语,到了需要的时候,说线)。(三)信徒往往感觉,最难传福音的对象就是本人的亲人,这是由于我们在他们面前得到了糊口行为上的见证。【创十九15】「天了然,天使催逼罗得说:『起来!带着你的老婆和你在这里的两个女儿出去,免得你因这城里的罪恶同被剿除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天快亮时候,天使催逼罗得说:『起来,带着你的老婆、和你在身边的两个女儿出去,免得你在这城的罪罚中被扫灭。』」﹝原文字义﹞「剿除」冲去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此刻恰是天将明的时候了,审讯即将临头了!信徒该当赶紧远离罪世,免得与罪恶同被除灭。(二)神既已鉴定需要将这个险恶的世界倾覆,焚烧成灰,信徒勾留此中,不只于事无补,反而徒叫本人的义心天天伤痛(参彼后二6~8)。(三)但愿神的灵也来「催逼」我们,叫我们不至呕心沥血。【创十九16】「但罗得迟延不走。二人由于耶和华怜恤罗得,就拉着他的手和他老婆的手,并他两个女儿的手,把他们领出来,安设在城外;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得还在犹疑耽延,二人由于永久主吝惜罗得,就拉着罗得的手、和他老婆的手、跟他两个女儿的手,把他们领出来,安设在城外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但罗得迟延不走,」他大要是仍迷恋世界,舍不得放下那么多的财物,和名声、地位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神不喜好信徒勾留在不合错误的集体和立场,我们必需从他们两头出来,与他们别离,神才会收纳我们(参林后六14~18)。(二)很多时候,我们无力驰驱属天的道路,乃是神同情我们,拉着我们的手,领我们从世界里出来。【创十九17】「领他们出来当前,就说:『逃命吧!不成回头看,也不成在平原站住。要往山上逃跑,免得你被剿除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即领了他们出来,一位就说:『逃命吧!不成回头探望,在一片平原上、哪里都不成站住!只需往山上逃跑!免得你被扫灭。』」﹝灵意注释﹞「不成回头看,」意即心里不要迷恋世界里的一切人事物。「也不成在平原站住,」意即不要处身去世界的影响范畴内,也不要被物质糊口的需要所连累。「要往山上逃跑,」意即要出价格追求那属灵的、属天的事物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有时虽已从世界里出来,但仍会迷恋世界,遭到世界的影响,搁浅在处境尴尬的光景中。(二)信徒分开世界的准确立场是:不成「站住」,不成慢慢地走,而要赶紧的「逃跑」,由于这是「逃命」!(三)我们该当放下各样的重担,脱去容易牵累我们的罪,存心忍耐,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旅程(来十二1)。【创十九18】「罗得对他们说:『我主啊,不要如斯!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得对他们说:『我主阿,别如许吧!」﹝话中之光﹞我们常常在薄弱虚弱中就祈祷说:「主阿,不要如斯催逼我,让我本人量入为出罢」(参创卅三13~14)!但如斯体恤本人的后果真不胜设想。【创十九19】「你家丁曾经在你面前蒙恩;你又向我显出莫大的慈爱,救我的人命。我不克不及逃到山上去,生怕这灾害临到我,我便死了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你看,你家丁即在你面前蒙恩,你又向我大施慈爱,救活我的人命;我,我没无力量往山上逃跑,生怕这灾害追上了我,我便死去。」﹝灵意注释﹞「我不克不及逃到山上去,」意即自认为万难达到属灵崇高高贵的境地。「生怕这灾害临到我,我便死了,」只求免除永刑,不求得神奖赏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认为本人「曾经」得着神的膏泽了,就不愿再向前;满足于现有的膏泽,是劝止人进一步追求的缘由(腓三12~13)。(二)不愿竭力追求,而托言「我不克不及」这个,「我不克不及」阿谁,这是信徒失败的根源。(三)当真地说,信徒凭着本人甚么都不克不及达到,但我们有神膏泽的加力,使我们能奔驰却不困倦,行走却不疲惫(赛四十31)。【创十九20】「看哪,这座城又小又近,容易逃到,这不是一个小的吗?求你容我逃到那里,我的人命就得存活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看哪,这城很近,能够逃到,又是个小的;那不是个小的么?哦,容我逃到那里,我的人命就能够存活了。』」﹝话中之光﹞(一)逃出大城,又进小城;神要我们逃到山上,我们却认为小小的世界没相关系。属世的基督徒,常喜好跟神讨价还价。(二)很多信徒也常认为只需分开大规模或严峻的罪恶即可,至于一些泛泛的、不显著的罪恶,神会谅解的。(三)只图「又近」又「容易」的,不愿出大的价格,这是一般信徒常犯的弊端(例如不愿出太多的价格读经、祈祷、聚会,来追求属灵)。(四)很多信徒常认为只需「我的人命就得存活」──未来长生没有问题就好了,而没相关心到当代若何存活。【创十九21】「天使对他说:『这事我也应允你;我不倾覆你所说的这城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那一位对他说:『你看,就是对这事、我也给你体面;你所说的这城、我也不覆灭。」﹝辞意注释﹞逃到琐珥,并不是神开初的心意,罗得迟早仍须逃到山上(参30节)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神常因我们的薄弱虚弱老练,不得不「应允」我们的祈求,而临时姑息我们,但这并不就意味着神改变了祂的心意。(二)当信徒在寻求神的旨意,想晓得神许可或不许可某一件事时,最好要看神在开初的心意是如何的(太十九8)。【创十九22】「你要速速地逃到那城;由于你还没有到那里,我不克不及做甚么。』因而那城名叫琐珥(就是小的意义)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快往那里逃!由于你还没到那里,我不克不及作什么。』因而那城名叫琐珥。」﹝话中之光﹞(一)神的作事常受我们的限制;我们若不愿与神共同,神往往就「不克不及何为么」。(二)神的能力是大而无限的,但因着我们的来由,只能被局限在「小」的范畴内。【创十九23】「罗获得了琐珥,日头曾经出来了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获得了琐珥,日方才出,照在地上。」﹝灵意注释﹞「日头曾经出来了,」豫表神审讯的末日已到(罗十三11~12;彼后三10)。【创十九24】「其时,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,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其时永久主从天上、永久主那里、下硫磺雨跟火雨、在所多玛和蛾摩拉上头;」﹝辞意注释﹞「硫磺与火,」地狱称为『硫磺火湖』(启廿10),可见这个审讯,乃是下地狱的审讯。「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...」实情可能是火山迸发,烧着的岩浆覆没两城,但因是神所命定的,故称从祂那里降下。﹝灵意注释﹞当神的日子来到时,这险恶的世界就要被猛火销化,其上的人和物都要被烧尽了(彼后三10,12);那罪恶的泉源──魔鬼,并罪恶的势力──灭亡和阳间,以及一切罪恶的人,他们的分就是烧着硫磺的火湖(启廿10,14;廿一8)。【创十九25】「把那些城和全平原,并城里所有的居民,连地上发展的,都扑灭了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把这些城、和这一片平原、跟城里所有的居民、连地上所生的、都覆灭了。」﹝辞意注释﹞本节申明审讯的普及,普世的人都伏在神的审讯之下(罗三19),无一人一物得以幸免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(林前七31),我们万万不要被它所利诱。(二)当审讯到临之时,没有一小我能遁藏神的忿怒(启六15~17)。【创十九26】「罗得的老婆在后边回头一看,就变成了一根盐柱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得的老婆向后一望,就变成了盐柱。」﹝辞意注释﹞主耶稣要我们回忆罗得的老婆(路十七32),可见此事与我们有深切的关系。「回头一看,」她眼所看的,就是她心所思念的,故暗示她恋恋不舍那些留在所多玛城里的已婚女儿或财物等。﹝灵意注释﹞「就变成了一根盐柱,」一面暗示她从此得到了生命力和生命的表示,成了无用的盐(太五13);一面也暗示她的遭遇是一个值得后人鉴戒的侮辱记号(路十七32),永世地给信徒作背面的见证 (「盐」在圣经里含有『永久』的意义,参民十八19)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手扶着犁向后看的,就不配进神的国(路九62)。(二)信徒本来是世上的盐(太五13),对罪世具有防止并消杀罪恶的功用,但若本人也贪爱世界,就成了无用的盐柱,徒被世人取笑。(三)信徒虽然是曾经获救了的人,但若去世上没有好的见证,当那一日来到基督的审讯台前,可能会是一个蒙羞的人。(四)凡在当代追求魂的满足的,需要在下世得到魂的享受;凡在当代为主的来由而舍弃魂享受的,需要在下世得着魂的满足(太十六25)。【创十九27】「亚伯拉罕朝晨起来,到了他畴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处所,」〔吕振中译〕「亚伯拉罕朝晨起来,在他前天站在永久主面前的处所,」﹝话中之光﹞(一)每一个事奉神的人,都该当每天「朝晨起来」,到他畴前祈祷神的处所(即天天来到神面前守晨更)。(二)信徒第一个该当养成的习惯,就是「朝晨起来」亲近神。【创十九28】「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旁观,不意,那处所烟气上腾,好像烧窑一般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向所多玛蛾摩拉、那一片平原全地瞭望旁观,哎呀,那处所的烟气还往上冒,就像烧窑的烟气一般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不意,」暗示亚伯拉罕认为神没有听他的祈祷,其实,神是照祂的体例来成全亚伯拉罕的祈祷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不只需为别人代祷,而且在祈祷之后,还要「旁观」祈祷的成效。(二)神承诺我们的祈祷,但不必然是照我们所求所想的,而是往往跨越我们所求所想的(弗三20)。【创十九29】「当神扑灭平原诸城的时候,他记念亚伯拉罕,正在倾覆罗得所住之城的时候,就打发罗得从倾覆之中出来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当神扑灭了那一片平原诸城的时候,神记起了亚伯拉罕来,当他覆灭了罗得所住之城的时候,他打发了罗得从覆灭之中出来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祂记念亚伯拉罕,」这里表白罗得所以可以或许免于被扑灭,乃因亚伯拉罕代祷的功能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义人祷告所发的力量,是大有功能的(雅五16)。(二)信徒该当关怀别人的属灵光景,相互代祷(弗六18)。【创十九30】「罗得由于怕住在琐珥,就同他两个女儿从琐珥上去,住在山里;他和两个女儿住在一个洞里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罗得由于怕住在琐珥,就从琐珥上去、住在山地,他两个女儿也跟他一同去;他住在一个洞里,他和他的两个女儿在一路。」﹝辞意注释﹞「怕住在琐珥,」大要是怕本地人认为二城之灭与罗得相关。﹝灵意注释﹞罗得代表属世的信徒:原住在罪恶、热闹的城市里,追求物质的享受,成果却逃进山洞里,心灵孤寂。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远离尘嚣本来是一件功德,但若动机是因害怕(例如修道士隐居深山是因怕情欲被世界所牵引),则仍不敷夸姣。(二)我们最好是因被主本人所吸引,欢喜欢愉地追求主(歌一4)。【创十九31】「大女儿对小女儿说:『我们的父亲老了,地上又无人按着世上的常规进到我们这里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大女儿对小女儿说:『我们父亲老了;此地上又没有汉子能够按着全地上的常规进来找我们。」【创十九32】「来!我们能够叫父亲喝酒,与他同寝。如许,我们好从他存留后裔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来,我们叫父亲喝酒,然后和他同寝,好从父亲存活后裔。』」【创十九33】「于是,那夜她们叫父亲喝酒,大女儿就进去和她父亲同寝;她几时躺下,几时起来,父亲都不晓得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于是那一天夜里、她们叫父亲喝酒,大女儿就进去、和她父亲同寝;她寝息、她起来,她父亲都不晓得。」【创十九34】「第二天,大女儿对小女儿说:『我昨夜与父亲同寝。今夜我们再叫他喝酒,你能够进去与他同寝。如许,我们好从父亲存留后裔。』」〔吕振中译〕「第二天、大女儿对小女儿说:『昨夜我跟父亲同寝,今天夜里、我们也要叫他喝酒;你要进去、跟他同寝,我们好从父亲存活后裔。』」【创十九35】「于是,那夜她们又叫父亲喝酒,小女儿起来与她父亲同寝;她几时躺下,几时起来,父亲都不晓得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那一天夜里、她们也叫父亲喝酒;小女儿就起来,和她父亲同寝;她寝息、她起来,她父亲都不晓得。」【创十九36】「如许,罗得的两个女儿都从她父亲怀了孕。」〔吕振中译重庆时时彩手机下载〕「如许,罗得的两个女儿都从她们父亲而怀了孕。」﹝话中之光﹞本章卅一至卅六节记录罗得父女的情节,可供信徒学取教训如下:(一)他们不去与亚伯拉罕等属神的人交往,甘愿独行挺拔,终演变至纷歧般的光景;今天也有一些自表清高的基督教集体,拒绝跟其他的基督徒交通交往,成果却在不盲目的环境下出错了。(二)他们在山上,竟然还有酒喝,若不是他们带着酒逃命,即是在所多玛学会了酿酒的手艺;总之,他们把畴前往世界里面所履历的那一套,带到教会里面来了(例如用世界的方式管理教会)。(三)他们不只喝酒,而且还喝醉到昏迷不醒;今天也有一些基督教集体,重视某些勾当体例(例如过渡过火的说方言活动),冲动魂的兴奋,以满足魂,不知不觉竟把魂里的放肆放任,看成被圣灵充满了(弗五18)。(四)畴前罗得为了天使,竟建议不吝牺牲本人女儿的贞洁(参8节),这大概是导致她们丧失伦常和耻辱观念的次要要素;今天有的基督教集体掉臂谬误准绳,为达目标不择手段,以至作出一些连世人也不齿的事来,仍能盲目问心无愧(例若有的信徒自甘把妻女奉给魁首淫乐)。(五)罗得喝醉到昏迷不醒,大女儿发号出令,小女儿无贰言地驯服;有些基督教集体的魁首懵懂昏昧,任令身边的助手胡乱批示,而一般跟从者也盲目起哄,不懂得别离长短(腓一9~10)。(六)她们不计一切,只顾到为本人家庭存留后裔;今天也有些基督教集体,只顾本人集体的后续存留,搏命布道,走遍洋海陆地,勾惹人入教,成果却使他们作了地狱之子(太廿三15)。(七)就是违反了神所定的行为法例,的人就是犯警的人;今天也有些所谓的基督徒,他们口里称号主阿、主阿,奉主的名传道、赶鬼、行异能,可是主说他们是「犯警的人」,对他们不表「称许」(太七21~23原文)。【创十九37】「大女儿生了儿子,给他起名叫摩押,就是现今摩押人的鼻祖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大女儿生个儿子,给他起名叫摩押,就是现日摩押人的鼻祖。」﹝原文字义﹞「摩押」由父而生,父亲的水。【创十九38】「小女儿也生了儿子,给他起名叫便亚米,就是现今亚扪人的鼻祖。」〔吕振中译〕「小女儿也生个儿子,她给他起名叫便亚米,就是今日亚扪人的鼻祖。」﹝原文字义﹞「便亚米」我父之子,我民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计划之子;「亚扪」迷糊的,先天的,忠实的。﹝灵意注释﹞「摩押人」和「亚扪人」(申廿三3)豫表神子民掉臂谬误准绳,而仿效世俗、罪恶的法子,也就是犯了属灵的,所发生的异端邪派;成果他们给神真正的子民带来了极大的难处(民廿二2~6;廿五1~3;启二14)。参、灵训要义【信徒当若何离开世界】一、要起来、出去(15节)二、不成迟延(16节)三、要向前直跑(17节)四、不成回头看(17节)五、不成逗留平原(17节)六、要往山上跑(17节)【信徒失败的缘由】一、只满足目前所蒙的膏泽(19节)二、决心薄弱虚弱,自认为无力向前(19节)三、认为「小的城」(小罪)没有多大关系(20节)四、不肯出价格,只图又近又容易的(20节)五、只顾魂人命的存活,掉臂灵生命的光景(20节)六、回头迷恋世界(26节)七、动机消沉(由于怕),而非积极(出于爱)的追求(30节)

  对这章经文注释的很细致,可是对30到36节没有说出圣经上怎样还有乱论的事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dantescafe.net/kongxinlouban/1953/